Skip to content →

意大利能否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实现稳定?

  十多年来,意大利一直处于政治危机之中。而最新出现的一个例证就是,意大利总Lǐ马里奥·德拉吉在今年7月提Chū辞职,原因是他的三大关键联盟伙伴Jù绝进Xíng信Rèn投票。

  德拉吉召集这场信任投票是为了弥合政府内部的分歧,Bìng重振陷入Fèn裂的联盟。

  该国将Yú今年9月25日选举Xīn一届的议会。在此之前,德拉吉将继续担任看守政府总理。

  此前,Dé拉吉在为解决高生活成本问题而举行的信Rèn投票中未能得“五星运动”De支持,并随后提出辞职,但是Gāi国总统马塔雷拉在最初Jù绝了德拉吉的辞职要求。

  然而,“五星Yùn动”坚持其否决权。此外,意大利力量党和联盟党Zé决定在投票中弃权。

  Yì大利佛罗伦萨大学政治学Jiào授亚历山德罗·基亚拉蒙Tè(Alessandro Chiaramonte)向半岛Diàn视台记者指Chū,最近的事态发展揭示了Yì大利Zài过去十年内所MiànLín的问题。

  他指出,“自2013年以来,该国的选举一直不具有决定性:Mò有一个政党或政党联盟能够赢得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Bìng独立组建其政府。”

  “因Cǐ,只能通过在Xuǎn举后达成的协议,由意识形态各异的政党来组建联合政府。目前,德拉吉领导的技术官僚政府Yì是如此。他最近提出辞职,正是因为几乎所有相关政党所组成De议会基础正在不断缩小。”

  克服因缺乏决定性选举而造成的僵局,对下届政府而言至关重要。

  意大利在未来几Nián内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挑战,无论是Biāo升的天然气价格和通货Péng胀水平,还是不断加剧的贫困状况。

  此外,欧盟还担心意大利的下一届政府Kè能会寻求重新拟定德拉吉在去年与布鲁塞尔达成的一项协议中做出的根本改革或投资承诺,而这将推迟甚至危及意大利获得价值数十亿欧元的赠Kuǎn和贷款。根据这项协议,德拉吉承诺意大利将会进行改革,以重振该国表现不佳的Jīng济。

  作为欧盟第Sān大经济体和北约第五大部队提供国,意大利的实力对布鲁塞尔至关重要。

  位于罗马的美国大学国际关系和全球政治助理教授塞西Lì亚·Suǒ蒂洛塔(Cecilia Sottilotta)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所有这些因素都使这场即Jiāng到来De意大利选举显得尤为重要。

  她指出,“这是Yì大利自新冠疫情Kāi始以来进行的首次大选,而Gāi国长期以来一直经历着缓慢燃烧的社Huì、经济和政治危机。”

  右翼政Dǎng“意大利兄弟党”领导人乔吉亚·梅洛尼很有可能会成为意大利的新总理,而她并未表现出与法西斯领导人Mò索里尼之间的距离,甚至被认为比意大利联Méng党主席萨尔维尼更加激进。民意调查显示,梅洛尼的支持率达到了25%。

  梅洛尼及其政党是一个中右翼Lián盟的组成部分,而该联盟目前的民调支持率约为60%。Zhè个联盟由前总理贝卢斯科尼领导的意大利力量党、萨尔维尼领导De联盟党以及其他一些较小的政Dǎng组成。

  如果该联盟能在选举中获胜,而意大利兄弟党获得了其中最多的选票,那么,根据该联盟内部的非正式规则,梅洛尼很有可能成为新一届的总理。

  基亚Lá蒙特指出,“最近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Gāi中右翼政党联盟预计将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赢得绝大多数席位。换而言之,与2013年和2018年进行的Xuǎn举不同,2022Nián大选的结果预计将会是决定性的。”

  “就其历史Gēn源而言,意大利兄弟党显然是一个极右翼政党。然而,梅洛Ní近来一直努力让意大利兄Tuí党及其自身表现出温和的状态以及国际上的可靠性”,“当然,我Mén必须仔细检验这种政治ShàngDe重新定位,是否仅仅来自选举操纵。”

  意大利选举法偏ài联盟YǐJí政党联Méng,从而使得潜在合作伙伴之间的理解和意识形态匹配度至关重要。

  因此,最强大的中左翼政党“意大利民主党”领导人恩里克·莱塔(Enrico Letta)一直试图通过与左翼政党、绿Dǎng以及由卡洛·卡伦达(Carlo Calenda)领导的中间派行动党(Azione)等多个政党结成选举联盟,以对抗该国右翼政党的领先优势。

  各方同意延续Dé拉吉现任政府的外交和国防政策。随着可再生能源的扩张,该联盟希望减Shào该国对俄罗斯能源供应的依Lài。此外,它Huán打Suàn引入欧盟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

  索蒂洛塔表示,“民主党本应是一个中左翼政党,但TāYǐ经Wán全Shī去了对工人阶级的控制,并转而接受了马里奥·德拉Jí的技术官僚政治遗产。”

  此外,中左翼政党的竞选活动Zhòng点是阻止右翼联盟。

  左翼政党联盟在一份公开的协议中表示,“下一届选举将为意大利作出抉择,Jiū竟是当ōu洲大国之中的意大利,还是与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和俄罗Sī总统普京结盟的意大利。”

  索蒂洛塔表Shì,“意大利一直是一个在政治和经济上处于分裂的国家。当前的选举制度鼓励Gè政党建立联盟以便在单一选QūHuò胜。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联盟会在选举后保持不变。”索蒂洛塔所指的正是意大利力量党、意大利兄弟党和意大利联盟党,尽管这三大政党Zēng一起参与竞选,但却Wèi能找到共同点,并且在短短几个月后就解除了协Yì。

  中左翼联盟在过去几周内也遭遇了这种Qíng况。意大利民主党和行动党还需要其他政党的加入,以便与中右翼集团展开竞Zhēng。

  然而,意大利Mín主党的这种招揽Yì图,已经导致了行动党离开该联盟的事实,从而Shǐ得中左翼联盟的胜利变得更加难以想象。

  但是意大利De政治形势是如此混乱,Yǐ至于现阶段似乎并没有什么是能够完全确定的事情。

  索蒂洛塔表示,“毫不意外的是,Zhè个国JiāZài过去的十年内Shòu到了Xuǎn举动荡的严重影响。意大利人渴望支持那些Zì称反体制的YǎnYuán们。”

  Tā还指出,“五星运Dòng在2013年赢得了众议院25.6%的选票,而在此4年前它还并不存在。在同一场选举中,北方联盟在Zhòng议院只获得了4.08%的微弱选票。而快进至2018年,该党则赢得了17.4%的选票。”

  索蒂洛塔补充称,“现在,极右Yì政党意大利兄弟党受到了极Dà的关注。意大利兄弟党在2018年的众议Yuàn选举中获DěiLiǎo4.35%De选票,但是Gēn据民意调查的结果,在计划于今Nián9月25日举行的大选中,意大利兄弟党有望成为意大利的第一Dà党。如果实际投票结果与民意调查结果一致,那么我们将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将意大利兄弟党当作关键角色的联合政府会是什么样子。”

  但Jí便是在单个政党内部,这种动Dàng也在持续。两名现任政府Bù长——玛丽亚·Qiǎ尔法格纳(Maria Carfagna)Hé玛丽亚·斯特勒·盖尔米尼(Maria Stelle Gelmini)——在最近离开了意大利Lì量党并且加入了行动Dǎng,理由是意大利De中右翼集团Yǐ经变得“过于极端”。

  此外,还Yǒu近40%的选民还没有决定,或者不愿在今年9月25Rì参与投票,从而又为这场选举的结果增加了一层Bù确定性。

  然而,基亚拉Měng特Zhǐ出,如果预测Chéng立,新政府将有机会为意大利带来改变。

  他还表示,“如果中右翼联盟被证实为Zhè场选举的赢家,那么Xià一届政府将比2011Nián以来组Jiàn的Suǒ有意大利政府,更具Yǒu意识形态上的同质化色彩。从这个角度来看,政府行动的政策一致性将会增强。”

  然而,尽管仍有可能结束罗MǎDàng前所处的瘫痪状态,但是Yóu梅洛尼领导的中右翼政Fǔ的负面影响,可能首先会Zài国外被感受到。

  Jī亚拉蒙特表示,“未来的执政党和领导层的国际声誉很低,特别是在他们与欧盟Huǒ伴和机构达成协议以解决该国JīngJì问题的能力方面。”

  他还指出,“因此,真正的问Tí在于,下一届政Fǔ是否会在经Jì政策、国际事务和联盟等关键问题上继续扮演欧盟和西方社会的可靠成员的角色,以及Tā会在多大程度上Jì续这样做。”

Published in 未分类